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 加快建设科技强国,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
氢能科技 沙蓬绿色种养产业模式 联源科技 超联科技 园区 园区 园区 园区 园区

考古人许宏:在抖音做学术的搬运工

   2023-06-15 北京日报
187
核心提示:打开许宏的抖音主页,可以感受到他对考古工作的热忱以及对历史的敬畏。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打开许宏的抖音主页,可以感受到他对考古工作的热忱以及对历史的敬畏。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考古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许宏深耕考古领域近四十载。在他的抖音视频中,可以看到考古队在遗址现场挥舞着洛阳铲,看到二里头遗址中藏着最早的青铜鼎和金镶玉艺术品,看到中国的礼乐文化从何而来,看到青铜时代的到来加速催生了广域王权国家的诞生。

2022年,许宏入驻抖音。在抖音,他分享考古历程,科普考古知识,也将考古学这门“小众”学科带到大众眼前。对于许宏来说,抖音是他与公众交流的渠道,而对于考古一类“小众”学科来说,抖音是让“冷”知识“热”起来的窗口。

■“学术乃天下之公器”

许宏将自己成为考古学家的过程描述为“阴差阳错”。许宏自小就有一个文学梦,但是高考时却因为分数与文学专业失之交臂,最终“阴差阳错”地被调剂到了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许宏回忆,到了山东大学考古专业后,本想着转专业,结果转不成。最后,许宏选择了“既来之,则安之”:“是金子总要闪光的,那就培养间接兴趣吧!什么是间接兴趣?就是不太感兴趣但还逼着自己学。”

转折发生在大三时的田野发掘毕业实习。对于考古学专业来说,这几乎是一个分水岭——有的人在实习中厌倦了田野发掘,逐渐远离了考古工作;有的人在实习中爱上了这个专业,并从此成为铁杆考古人。许宏恰好属于后者。1984年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后,许宏留校任教,1989年获历史学硕士学位。1992年,他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考古系,专攻城市考古学。1996年获历史学博士学位后,许宏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然后就被派到河南偃师商城遗址宫殿区从事发掘工作。1999年起担任二里头考古工作队队长。

许宏将最美的青春献给了二里头——他担任中国社科院二里头考古工作队第三任队长职务长达20年。

在二里头,他和队员们发现了中国最早的城市主干道网、中国最早的中轴线布局的大型四合院宫室群、中国最早的“紫禁城”——宫城、中国最早的国家高科技产业基地——官营手工业作坊区,包括最早的铸铜作坊和最早的绿松石器作坊等。

这些考古经历都被许宏记录在短视频中。许宏探望二里头遗址上的当地村民郭振亚,听郭大叔讲述如何在栽红薯时意外挖出第一件青铜爵;追忆发现绿松石龙形器时,郭大叔牵了自家的狼狗镇守宝物。

2019年,许宏正式辞去队长职务,从田野考古学者转型为“沙发考古”学者。如今,许宏更自由了,可以有更多时间和公众对话,普及考古学常识,为公众扫除迷思。

在许宏看来,为普及考古学常识,发声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学术乃天下之公器。一个为公众提供精神食粮的学科,本来就不该闭门造车、唯我独尊。历史的真相只有一个,但阐释解读应该是多元的,相关的研究也应该是开放的。”许宏认为。

而且,许宏不喜欢居高临下的教导和所谓的启蒙。“能把专业的知识转化为通俗的内容,给大家提供精神食粮,我很乐意。”

因此,最初作为考古学者发声时,许宏选择了继续自己的文学梦,应邀写了第一本面向公众的考古普及读物《最早的中国》。考古圈外各方对这本书的评价很好,这唤起了许宏作为考古人的社会责任感。

而由纸质出版物转向网络内容传播,则是许宏顺应了互联网时代的“召唤”。许宏“触网”最早是在2009年的博客时代。“与正规的出版方式相比,自媒体平台具有极大的活力和展现力,随时发帖、文责自负,与网友即时交流、相互切磋。在网上耕耘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营建心灵家园,而不是被迫完成‘任务’,这种自由的感觉真好。”

■ 做年轻朋友的考古“忘年交”

在考古学者看来,考古学的科普工作已经进行良久,而大众对考古的认知虽有转变,但步伐不大。“将一门严肃的学术探索和研究等同于挖宝盗墓这样失德违法的行为,本身就是秕言谬说,只能显现出说者对考古这门学科较为浅薄的认知。每每听到这样的言论,用悲从中来形容考古人的感觉都不为过。”许宏感叹。

因此,多年来,在学术之余,许宏都致力于做公众考古,入驻抖音也是顺理成章的事。2022年,抖音主动联系许宏,希望他以短视频和直播的形式做考古科普的时候,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

“在交流的过程中,我了解到抖音的用户群体非常庞大且多元。现在短视频和直播这样的呈现形式为更多人所接受与喜爱,我也正想为公众做一些更加生动的考古科普,让社会上更多的人认识考古。”许宏表示,“同时,抖音有相当多的年轻人。从早期的社交媒体开始,我就对与年轻网友交流乐此不疲,他们代表着我们这个国家乃至人类的未来。相比于大部头的著作、大篇幅的网文,短视频和直播更能走近年轻人,我也愿意和年轻朋友多交流沟通,而抖音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抱着对抖音的期待,许宏开始了他的公众考古之旅,将考古学这门“小众”学科带到大众眼前,让更多人真正了解这个学科,了解考古发现背后那些看似普通又带有“神秘色彩”的考古人,为考古祛魅,也为考古正名。许宏会在短视频中介绍玉石牙璋、绿松石铜牌饰等文物,也会谈及考古队的日常工作和队员构成;会向考古学专业的学生推荐书籍,会讨论读书与获得“标准答案”的关系;也会驳斥考古学与盗墓、挖宝的任何关联。

这也让许宏收获了新的快乐:“在观众看来,短视频和直播有其难以比拟的‘亲和力’,而对我来说,拍摄过程有点像是在给学生上课,有时候又像是和老友、同事唠嗑,是一种非常自在的形式。”

“尤其是在和网友的评论互动中,许宏可以深刻地体会到“高手在民间”的乐趣。对许宏来说,和网友的互动更像是一个反哺的过程。“有些问题比较尖锐,恰好给了我深入阐释的机会。甚而,越是没有专业背景、毫无遮拦的问题,越是这个学科的终极问题,可以引发我作为学者的深层思考。”许宏感叹。

例如,“碳14测年”是一种根据碳14的衰变程度计算文物大概年代的测年方法。有人向许宏提问:如果碳14测年与考古学年代比对,结果矛盾了怎么办?许宏在相关视频中坦承:“这个问题问到了学科的软肋。”他表示,碳14测出的是绝对年代数据,考古学根据文化分期推断出的是相对年代数据。而“绝对年代不绝对”,需要整合各类要素综合判断。而评论区中,就有网友询问如何确认二里头遗址年代居于夏王朝晚期,而不是中期或早期。在这条评论之下,网友们根据许宏提出的观点,开始讨论碳14测年和文献考证的区别。“考古学的思辨之美,也显现在这个平台的互动中。”许宏说。

虽然身为业界少有的肯于放下身段的考古人,许宏依然评价自己的短视频内容“偏于刻板”,导致关注量、点击率不算高。但是许宏始终坚信,只要持之以恒,涓涓细流总会滋润到那些渴望知识和思想交流的心田,总会有知音与之相遇。

许宏的坚定,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来源于对抖音的信任和期待。“通过与抖音的伙伴交流,我可以明显感受到他们对在抖音上做公众考古的鼓励与支持。在知识科普这件事情上,我们有共同的目标。”许宏表示,“我的抖音账号会一直持续地做下去,除了和现在一样定期发布短视频,也会尝试直播和集中答疑等方式。在保有学术严谨性的基础上,我当然会尽可能从内容和形式上都更贴近观众,也愿意做年轻朋友的考古‘忘年交’。” 文/李濛(北京日报)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文章,目的在于弘扬科技创新精神,传递更多科技创新信息,宣传国家科技政策,展示国家科技形象,增强国家科技软实力,参与国际科技舆论竞争,提高国际科技话语权,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在此我们谨向原作者和原媒体致以崇高敬意。如果您认为本网文章及图片侵犯了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说明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  粤ICP备05102027号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13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