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科技  华为  匈牙利  韩国  陈俊  东北大学  中兴  东大  四大发明  洛阳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加快建设科技强国,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 科技网——永不落幕的科技博览会
招商引资信息:充电桩产品生产销售 专利推广:一种氧化石墨烯的固相还原方法 招商引资:新疆吐鲁番58项投资项目

元宇宙的流派之争

   日期:2022-07-15     来源:中国电子报    
核心提示:美国著名科幻大师尼尔·斯蒂芬森在其小说《雪崩》中写道:“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

美国著名科幻大师尼尔·斯蒂芬森在其小说《雪崩》中写道:“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这是人们第一次听到关于元宇宙的概念。那时候,任谁也想象不到,元宇宙这个词将在30年后的科技界掀起轩然大波。有人对它趋之若鹜,有人对它避之若浼,也有人踌躇不决、执棋难落。对待元宇宙,科技大厂正在撕裂——傲慢与偏见,激情与冷漠,但不可否认,元宇宙已成百年科技变局中最大看点之一。

激进派:争相抢占元宇宙关键入口

由Facebook改名而来的meta无疑是元宇宙激进派的典型代表。它是第一个决定“All in元宇宙”的玩家。财报数据显示,仅2021年,meta就花费了100亿美元来建设元宇宙项目。

从整体布局来看,meta目标明确、行动果决:首先,通过重金收购Oculus切入元宇宙硬件入口;其次,通过VR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VR活动空间Horizon Venues和VR工作协作软件Horizon Workrooms等不断塑造元宇宙内容生态;同时,通过开发虚拟货币(Diem加密货币、扎克币)尝试建立元宇宙之中的货币体系;此外,通过投资专项资金、调整组织架构、牵头建立行业标准、多维度培育市场、吸纳高端人才等一系列操作,持续为其元宇宙架构“输血”。

北京计算机学会数字经济专委会秘书长王娟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说道:“一般来说,新技术发展的初期,进入创新赛道的是大量的初创企业,比较激进的代表企业多在这个领域。但是元宇宙略有不同,Facebook改名meta,率先以互联网巨头的身份入局,这体现了扎克伯格对未来技术发展趋势和行业走势的研判。”

也有业内专家指出,meta之所以如此激进,是因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它在与Tiktok、推特、Snapchat等的竞争落于下风,业务发展处处受制。现如今,元宇宙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meta迫切希望以此为契机扭转被动局面,成为下一代互联网发展的引领者。

激进派中还有一类玩家大出风头,它们从基础设施层切入,试图打造元宇宙平台,典型代表包括英伟达、百度、网易等。英伟达集软硬件之大成,打造了一个虚拟空间创造平台——Omniverse,定位为“工程师的元宇宙”,为元宇宙创作者、设计师、研究人员和工程师提供技术平台。据悉,英伟达未来的元宇宙业务将以Omniverse为主线,形成一套以Omniverse为基础平台,并拥有强大算力支撑与先进硬件基础的元宇宙体系。

不同于英伟达的技术平台路线,百度、网易等玩家认为内容是流量,也是获客关键,所以倾力打造元宇宙内容平台。百度“希壤”已成功举办过百度Create 2021 AI开发者大会,服务器号称能容纳10万人;网易“瑶台”也已举办过网易云音乐上市敲钟仪式、国际学术会议等多元化的虚拟活动。

不过,虽然元宇宙内容平台未来的想象空间很大,但成长还需时间。就像百度副总裁、希壤负责人马杰所言,元宇宙将是一个循序渐进逐步完善的过程,并非是百度能够独自完成的,因此他们希望合作伙伴、开发者及用户能够一起推动希壤走向成熟。

苹果、字节跳动等玩家则是选择从软硬件两头突破,打造生态闭环。虽然苹果CEO库克多次表示“苹果不需要元宇宙”,但颇有“口嫌体直”之嫌。硬件端,苹果AR/MR头显沉淀已久,投资或收购超过20家AR/VR业务相关公司,横跨仿生芯片、超宽频芯片、传感器、Micro LED屏幕、光导波、可追踪定位空间声场技术等诸多领域。软件端也能看到元宇宙的影子。比如iOS16的“一键抠图”功能,在混合现实的应用场景下,可实时提取当前环境下的人像或物体信息,并融合在其他现实场景中。AirPods利用iPhone深感摄像头创建个性化“空间音频档案”的功能,也似乎是为AR/MR头戴显示器量身定制。

字节跳动豪掷90亿元超高溢价收购VR创业公司Pico,快速切入元宇宙硬件入口。随后陆续上线了社交产品Pixsoul、派对岛,与乐华娱乐合作推出了虚拟女团A-SOUL、独家投资AI虚拟数字人“李未可”、收购拥有虚拟社交产品“Vyou微你”的创业公司波粒子。此外,还与高通联手,确保在算力方面没有后顾之忧。在元宇宙之路上,字节跳动走得很快。

反对派:质疑元宇宙核心价值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元宇宙的支持者。SpaceX和特斯拉的CEO马斯克就曾旗帜鲜明地表示,所有关于元宇宙及其重要性的讨论都是不成熟的,元宇宙不过是个营销词汇。Twitter创始人杰克·多尔西也说过:“元宇宙,或Web3.0,归根结底是同一个中心化的实体,只是名称不同。”他甚至警告所有元宇宙的粉丝:“要知道你正在进入什么。”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携程联合创始人梁建章等企业名人及众多行业专家也都质疑过元宇宙。

综合来看,元宇宙被质疑的点主要包括过度沉浸、隐私安全、难以落地、虚假营销、价值泡沫等。不过,有趣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上述反对人士对于元宇宙的态度也开始发生变化。比如,携程与亮风台牵手,开始打造“元宇宙旅游”的新产品和新模式。360近期也推出了一款名为“N世界”的元宇宙社交产品。马斯克旗下公司的重点研发方向皆与元宇宙紧密相关,比如星链计划、脑机接口、虚拟币等。其收购Twitter之举也引发了更多猜测,业内人士认为Twitter如果加持元宇宙概念,极有可能成为马斯克的另一颗“摇钱树”。

Forrester分析师卢冠男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市场上存在的更多是分割独立的虚拟世界或支持某种程度沉浸式体验的数字化产品,我们将这些称为元宇宙先兆(metaverse precursor)。后续还将进入初始型元宇宙(primordial metaverse,即不同虚拟世界的联结机制使用户可以从一个虚拟空间去往另一个空间,就像在不同网站浏览网页)以及联邦式元宇宙(federated metaverse,即不同的虚拟世界采纳一套共同系统,支持并遵循身份和资产的可移植性和一致性)。”

过度迎合概念热潮,可能产生偏离原有技术发展路径的行为,对产业格局和企业自身发展都无益处。王娟坦言,元宇宙与“下一代网络”“共享经济”“数字经济”等名词有异曲同工之处,包罗万象,似乎一切皆可“元宇宙”。于是,想要分一杯羹的企业开始了“卖地皮”“炒IP”等套路式营销,引起了很多质疑和反对的声音。炒作的泡沫形成了“割韭菜”“资金盘”等各种问题,相关的行业组织开始发出防范风险的提示,产业和资本都需回归理性。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赛迪区块链研究院名誉院长蔡维德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今天看到的元宇宙,绝不是未来5年甚至10年以后的元宇宙。元宇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概念,它符合今天技术、资本、市场的大方向,正在改变现实中的社会结构、经济结构、科技结构等方方面面,不要怕被质疑和谩骂,毕竟互联网时代到来的时候也被骂了十年之久。”

骑墙派:在细分场景中探索商业化路径

“现在业界对元宇宙的探索如同小马过河,也如同开卷考试,特点是答案满天飞,但关键要抓住你所需的那一个答案。”微软(中国)首席技术官韦青表示。在Microsoft Build2022上,微软CEO萨提亚首次详细披露微软在元宇宙的最新进展——在聊天软件Teams、B端会议应用Mesh的应用。值得注意的是,萨提亚还首次介绍了微软在工业元宇宙的探索成果。基于互联网、数字孪生、HoloLens平台等技术,微软正通过工业元宇宙赋能生产企业。

腾讯虽未公开表明态度,但其布局元宇宙的思路已日渐清晰,老本行虚拟社交与游戏将成为其进军元宇宙的重要切入口。此前,腾讯一口气发布了4款元宇宙游戏,随后又在游戏内开启虚拟演唱会,并通过旗下音乐APP推出国内首个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收购黑鲨科技的传闻也被外界视为腾讯进入元宇宙的重要一步。近日又传出腾讯成立XR部门的消息。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表示,对于现在热门的元宇宙概念,腾讯比较关注全真互联网的概念,更多的是从数实融合的角度来看,而不是纯虚拟的。

此外,哔哩哔哩、爱奇艺等选择从VR内容方面进军元宇宙;高通、安谋科技、AMD等凭借自研芯片切入;亚马逊、谷歌等从云计算、基础算法等维度突破;Unity、Epic Games、Decentraland等则是从底层工具(游戏引擎、虚拟引擎等)方面布局。

Forrester最新调研显示,企业侧更多是对不同元宇宙技术结合业务场景需求的探索。“相比于消费侧,元宇宙的体验更有可能从企业侧实现短期价值。”卢冠男指出,“比如,疫情之后,企业已经接受了‘随处办公’的工作方式,埃森哲率先尝试使用的云端虚拟办公室,集成了虚拟形象、虚拟房间和数字白板等元宇宙先驱技术。未来,通过企业侧需求带动消费侧需求,将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

王娟认为:“元宇宙显然处于螺旋上升中,发展中有很多问题需要沉淀和检验。从Web3.0的发展格局来看,元宇宙的商业化应用将构造一个新的数字社会,在没有一定数量的用户和符合规则的数据交换之前,与许多看上去很美的技术解决方案一样,都只是个概念。”

“中国应该打造属于自己的元宇宙。”蔡维德如是说道。在他看来,元宇宙的发展路径国内外是不同的。比如,国外推出的NFT以及数字资产技术并不适合中国,中国需要使用非同质化权益(Non-Fungible Rights,NFR)取代NFT来绑定数字资产。“目前,我国最重要的就是要开发既有中国特色又符合中国法律的治理科技,探索在元宇宙环境下数字权益确权、存储、转移、流通的合规手段。”蔡维德说。(记者宋婧)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文章,目的在于弘扬科技创新精神,传递更多科技创新信息,宣传国家科技政策,展示国家科技形象,增强国家科技软实力,参与国际科技舆论竞争,提高国际科技话语权,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在此我们谨向原作者和原媒体致以崇高敬意。如果您认为本网文章及图片侵犯了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说明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  粤ICP备05102027号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1358号